• Planet For All

雞蛋裏面裝著的,是母雞和小雞可憐的一生



小雞不笨


科學研究指出,初出生的小雞經已有數字的概念,最高可以由一數至十。小雞也有時間的概念,牠們會為了未來更大的好處,而放棄眼前的小利。


可是,這些聰明可愛的小雞,在一些唯利是圖的商人手中,一文不值,只是一堆嘈吵的垃圾。


小公雞,大屠殺


小公雞最大的罪名,是不會下蛋。


生在雞蛋工廠,卻不會下蛋,又不是「食用雞」品種,便只有死路一條。殊途同歸,正好形容小公雞剎那的一生:活生生碾成肉碎、在垃圾袋焗死、被滾水燙死浸死⋯⋯


單單在香港這片彈丸之地,估計每年便有120萬隻小公雞被丟進垃圾袋活生生焗死 [1];在美國,估計每年超過2億隻;而根據德國University of Vechta家禽研究所估計,全球每年約有25億隻小公雞,因為以上罪名而被屠殺 [2]


這些天文數字,可會喚起我們一點點的同情心?


A4紙上的母雞


可是,長痛不如短痛。也許小雞比牠們的媽媽幸福得多。


小雞的媽媽,通常就住在密集的鐵籠裏。這些鐵籠高三至九層不等,堆堆疊疊,密不透風,呼吸亦是奢侈。A4紙的大小,便是小雞媽媽的「活動空間」——如果還有空間可言的話。轉身、展翅等日常活動,統統無法做到。長期立足鐵絲,令腳爪嚴重畸形;新鮮空氣欠奉,取而代之的是排泄物的臭氣,當中的阿摩尼亞更會損害肺部,刺激眼睛,嚴重的甚至會導致失明。


在這些囚牢之中,母雞絕對不可能築巢、砂浴、覓食、走動⋯⋯然而,這些都是作為雞隻與生俱來最基本的日常活動和需要。


瘋狂下蛋機器


母雞在工業農場之中,也只不過是瘋狂下蛋機器。


透過基因篩選,現時雞蛋的產量正處於歷史高峰,比50年前多出超過一倍——現時每隻母雞一年可以下蛋高達300隻,某些品種甚至可達500隻,即是平均每天生下超過一隻蛋。


機器負荷過重,也會失靈,何況有血有肉毫無運動的母雞?母雞罹患生殖器官疾病,例如子宮垂脫,以及其他疾病如骨質疏鬆等等,比我們傷風感冒更加常見。蛋殻需要大量鈣質,瘋狂下蛋,便需要瘋狂多的鈣質。長期營養不良的母雞又如何應付得了?母雞虛弱便是常識。而蛋殻不夠鈣質,便容易碎裂。碎裂了的蛋會在生殖器官之中腐爛,引致嚴重腫痛及細菌感染。


強迫換羽


只要能夠增加產蛋量,何樂而不為?


斷水、斷光、斷糧,歷時數天至數週,令母雞飽受壓力與驚嚇,從而使捱過一劫苟延殘喘的母雞羽毛脫落。羽毛脫落,便會引發新的下蛋週期。新的下蛋週期,便是新的商機。


這種手法在美國、台灣和中國大陸都十分常見。


切喙


長期活在擠迫的惡劣環境下,會使雞隻產生巨大的心理壓力,繼而互相攻擊,甚至自相殘殺。要避免這種情況發生,當然不是從改善牠們的生活環境著手。奪去牠們的武器——喙——便可。


雞的喙部滿佈敏感的神經線,好比我們的嘴唇。可是,小雞出生約一星期後,便會遭到高溫刀片或燒烙機器在没有任何麻醉之下,切斷喙尖。極度敏感的神經線就此一刀兩斷,不過痛楚卻持續不斷。最可怕的是,牠們一生一般需要切喙兩次。


小雞被切喙


自己身體的囚犯


除了終生被鐵籠囚禁,母雞更被自己的身體囚禁。


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瘋狂下蛋,使母雞從來不知道休息是甚麼一回事,直至死神來臨的一刻。


母雞的壽命一般可達8-15年。可是,能夠在雞蛋工廠活到1-2歲的話,已經十分難得。剝皮脫骨,包裝妥當,又是另一份價廉味美的雞肉產品。


雞蛋以外,無限選擇


知道雞蛋裏面裝著甚麼的人,大多會漸漸不吃雞蛋,以自己的鈔票,杯葛殘酷的雞蛋工業。他們以甚麼取替雞蛋?


現時網上已有多不勝數的純素食譜和純素烘焙貼士等等,只怕我們時間有限,目不暇給。以芙蓉蛋為例,腐竹便可替代蛋漿;而喜馬拉雅山的黑鹽則具有蛋黃的味道;最近風行全球的「植物蛋」更是不在話下。營養方面,很多植物,例如蔬果、豆類、五榖類、種子類、果仁類等等,都富含人體所需的各種營養及植物蛋白質。


斬開一條魚,流出的是鮮紅的血;敲碎一隻雞蛋,流出的卻是透明的淚。雞蛋以外,我們有無限選擇。


[1] 太陽日報:每月濫殺10萬雞仔 漁署塞責: www.the-sun.on.cc/cnt/news/20151119/00410_004.html


[2] www.wing-vechta.de



3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