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不吃狗,卻吃豬?


比三歲小孩聰明的豬


有科學家認為,豬的認知能力比三歲的小孩還要高。


豬能夠獨立思考,記性特強,甚至可以記住抽象的事物。豬更是少數通過鏡子測試的動物(其他的有猩猩、海豚和大象等)。狗學習得到的把戲,對豬來說,易如反掌,而且只會學得更快,記得更久。


這種聰明可愛的動物,壽命一般可達15-20年。


剪尾巴時痛苦的小豬(圖:Jan van Ijken)



只能羨慕狗兒的豬


可惜的是,聰明可愛並不是免死金牌。


在香港,每年有超過150萬隻豬被屠殺,當中逾90%來自中國大陸,包括河南(34萬)、浙江(25萬)、江西(13萬)、湖南(11萬)及湖北(9萬)。假設每隻豬平均重90公斤的話,每年便有1億5,000萬公斤的豬肉來自中國大陸。


而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的資料,2015年,香港還額外進口了近5億公斤的冷凍豬肉。無肉不歡,大概還不足以形容香港人的飲食習慣。


穿州過省,但求一死


死,也許還没有那麼可怕。


來自中國大陸的豬,一般都需要穿州過省,歷經兩三天輾轉漫長的車程,才會抵達香港的屠場。為了避免暈車嘔吐,途中不會有任何食物或食水供應。缺水缺糧之下,豬兒甚至會飢不擇食,以大家的排泄物充飢解渴 [1]


車廂極度擁擠,不在話下;更可憐的是要承受風吹雨打,酷熱嚴寒。2008年,河南五豐有限公司便在極端嚴寒之下,如常出車,最終令約5,000隻豬困於冰雪公路長達14天,飢寒交迫,近半受傷凍死。


環境惡劣的最後一程,經常令豬兒撞到滿身瘀傷,甚至腳跛。撐不到屠場的,途中會被擲下車,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。根據我們曾經在上水屠房外的觀察,部分豬車嚴重超載,不單令豬兒動彈不得,更令牠們互相踐踏,呼喊聲此起彼落。


眼看耳聽,叫人心酸不已。

母豬絕望地啃噬囚禁著她的圍欄。


一晚三千豬


終於到達屠場。是喜是悲?臨死前被粗暴對待,原來也是家常便飯。


2010年由香港大學及愛護動物協會(SPCA)共同編寫的報告《香港動物權益法例檢討》指出,屠房工人一般都會暴力對待動物。工人會用棍杖、喉管及電刺棒等物戳擊動物,呼喝牠們下車。身受重傷的豬兒亦不例外,會被迫負傷走路。至今八年過去,情況毫無改善,屠房工人暴力驅趕豬兒的報導仍時有所聞。有工人受訪時指,通常一晚要屠殺超過3,000隻豬,並說:「打佢囉,唔打點叫佢行。」[2]


工業農場底下無新事,和其他動物一樣,豬兒面對的也是恐怖的變態折磨和身心痛苦。為了方便管理、去除臊味和加強肉質口感等等,初出生的小豬會被暴力剪牙、剪尾、閹割;豬媽媽則會被困鐵欄之中,直到永遠。


這些無辜的豬兒到達屠房之時,還不過是約半歲大的小寶寶。


受盡折磨的豬媽媽


懷孕的豬媽媽一般都會以「母豬夾欄」為家。


母豬夾欄又稱「母豬妊娠定位欄」,是一個極之狹窄的金屬籠子。豬媽媽在懷孕期和哺乳期間,均會被單獨囚禁其中。在母豬夾欄之中,莫說轉身,根本連舉手投足都没有可能。牠們只能一直躺在格柵式木板上,與底下的排泄物為伴。


豬媽媽產下小豬後,便會被移去另一個分娩鐵籠,小豬則透過欄柵吃豬媽媽的奶。兩星期後,豬媽媽便會被帶走,繼續被人工受孕,繼續生產小豬。


其實,豬媽媽和天下絕大部分的媽媽一樣,天生疼愛自己的子女。


在大自然之中,豬媽媽會經常留守小豬左右,撫摸牠,擁抱牠,令小豬感到溫暖,天塌下來也會擋住。就算要暫時離開小豬,也會走兩步望一眼,深怕小豬跌倒或者喊餓甚麼的。但是,在工業農場之中,這些都只是童話。小豬不是乳豬,便是未來的豬肉;豬媽媽不是豬肉,便是生產乳豬的機器。


遲來的解脫


《香港動物權益法例檢討》還指出,多達20%準備被屠宰的豬兒,後腿都會被繩子綑綁,以便屠房工人強迫牠們前行,或驅使牠們走過斜道前往「擊昏箱」。然而,豬兒的四肢通常都已經受傷,不良於行,而聰明的牠們亦不願送死,所以經常會被電擊棒驅趕。


宰殺之前,屠房工人一般都會先以電擊電暈豬兒,使其昏倒,以減輕牠們被宰殺時的痛苦。英國的動物權益委員會不建議採用250伏特以下的電壓施行電擊,認為電壓太低的話,不能確保動物完全昏倒。可是,香港屠房採用的電壓卻遠低於250伏特。上水屠房,180伏特;荃灣屠房、長洲屠房更只得70-110伏特。而且,電擊短短三秒,同樣不能確保豬兒完全昏倒 [3]


無論是電壓太低,還是電擊與宰殺之間相隔太久而令豬兒恢復知覺,總之,被宰殺時没有昏倒的豬兒,只是在臨死前白白承受多一重電擊之苦。仍然清醒的豬兒,被割喉放血,被掉進滾水之中去毛⋯⋯活生生,淌血,叫嘩,掙扎,顫抖,日日如是。


元朗豬場實況


我們曾經造訪元朗的一個豬場,未到門前已經覺得臭氣薰天。


豬場內,上百隻母豬被單獨囚禁,全部動彈不得,沒精打彩,只有一片哀愁。惡劣的環境容易令牠們患上乳腺炎、子宮炎、無乳綜合症、肌肉萎縮和腿部疾病等等。在那裏,只要我們張開雙眼,便會見到欄柵外一隻又一隻的跛腳。


而工業農場又怎會只令動物的身體受創?當天,我們便看到不少豬媽媽被迫害到發了瘋,不斷重複沒有意義的動作:啃咬鐵欄。


約20年前,農場裏的母豬平均每年需要生產約20隻小豬。現在,配種令繁殖率躍升,每年30隻已經算少。身體不堪重負的豬媽媽,兩歲左右便會功成身退,送往屠場與世界道別。


如果豬也是寵物


如果豬也是寵物,命運也許會截然不同。


在外國,便有人意外地養了一隻豬作為寵物,然後漸漸發現,只要我們對豬兒認識更多,便自然不會想吃牠們,如同我們不會想吃狗一樣。


Esther the Wonder Pig:www.facebook.com/estherthewonderpig



參考資料


[1] 蘋果日報:港豬飼港 https://goo.gl/NWQsi2


[2] HK01:上水屠房淒厲慘嚎 工人認打豬電豬 http://goo.gl/d6YkbF


[3] 香港大學及愛護動物協會:《香港動物權益法例檢討》


3 次瀏覽0 則留言